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小说  »  操了传统的徐姐
操了传统的徐姐

操了传统的徐姐


夏初,老板从别的店调来了几个人帮忙,共同迎接夏季的营业旺季,而其中一个女人,大家都叫徐姐,引起了刘昀的注意。

  其实徐姐是外来的那几个人中最不显山不露水的人,平时和同事在一起聊天时候都笑呵呵的看着同事们闲聊,只有真正问到自己的时候才说些无关痛痒的话。平时为人也比较温和,性格也好,所以大家都对徐姐抱以这个人不错的印象,除此之外,再无突出的地方。

  要说实在什么突出,就是徐姐突出的两个大肉球。

  徐姐当时四十出头的岁数,已正好到了熟女的年纪。个头一米六多,身材稍微丰腴了一点,看着稍微有一点胖。但这点肉不多不少的好像集中在了胸前的大奶子,肚子,屁股,大腿这几个重点部位上。从面相上看,徐姐多少有点眼角的皱纹,但人看着很精神,脸上和身上的肉不懈怠。平时基本不化妆,素颜看着让人感觉很舒服,丝毫没有粗糙感。总是梳着短发,最长也不会到肩膀。因为徐姐自己也明白胸比较大,所以经常穿一些宽松肥大比较遮盖前胸的服装款式。刘昀在工作间隙观察了徐姐一阵子,发现这个女人是个比较传统的女人,上班,下班,偶尔接自己女儿到单位,母女俩一起有说有笑的下班,电话也很少打,看着是那种非常普通的女人,于是刘昀渐渐失去了对徐姐的关注。

  这种相安无事的平常,一直持续到一次夜展加班结束。

  同事们都三三两两的早早离开,就剩下了徐姐,刘昀,和一个同期调来,但却是刚入职的小丫头在收拾东西。

  “那什么,你回去吧,我和小刘一起收拾剩下这点儿活儿得了。”徐姐挽了下头发,笑呵呵的对那个正在整理展览资料的小丫头说。

  “那多不好意思呀,别了,徐姐,我这刚来,不多干点儿活多不好啊。”那小丫头手没停,但也是笑容满面回复道。

  “没事儿,老板都不在,就这点儿活儿,你都干了点了就得了,走吧,天都黑了,再晚家里大人该担心了。”徐姐坚持着,话里话外语气带着长辈的严肃。

  “那行,先谢谢徐姐了,那什么,刘哥,那我先走啊。”小丫头欢快的和徐姐和刘昀打了招呼,然后就也下班走了。

  “刘啊,要不你也走吧,这点玩意儿,我自己收拾完就行。”徐姐摊着手转身对刘昀说着。

  “不用,徐姐,你这好人净让别人走了,这活不重但麻烦,俩人鼓捣快点,没事儿。”刘昀摆了摆手,徐姐看罢笑了笑,转身继续干活。

  “哎呀,我这是回家也没啥事儿,所以在这鼓捣鼓捣,你们这年轻人都想早点完事回家歇歇,去找对象玩啥的。”徐姐像是唠家常一样说着。

  “哪儿啊,我这也是回家没啥事,除了打游戏之外没啥鼓捣的。”刘昀答着。

  “对象呢啊?”徐姐问。

  “没对象,黄了,嫌我没钱,哈哈。”刘昀开着玩笑似的说着。

  “哎呀,得空姐给你说一个,说个好的,那太物质的女的不行,不是那真心过日子的人。”徐姐收拾完手头最后一摞东西后,站在原地搓着手说着。

  “那行,嘿嘿,徐姐到时候给老弟介绍的肯定错不了。”刘昀知道这就是闲聊罢了,所以也是有来言去语的应承着。

  两人最后收拾妥当,刚要关灯时候,徐姐接了个电话,听那意思是她老公打来的,大意是晚上出去喝酒,不回家了,别等他了。徐姐接完电话,脸上瞬间涌现了一丝哀愁,淡淡的唉了一声。

  “这可倒好,老的老的不在,小的小的也不在,我还不如加班干点活有意思,唉。”徐姐苦笑着对刘昀说着。

  “走啊,徐姐,饿没,顺道不,出去整点吃的。”刘昀和徐姐说着,实际上是刘昀自己已经饿了。

  “行!走,我请客,咱吃点东西去。”徐姐一摆手,两个人关好店之后,一起离开。

  两个人一路说着笑走到了店里不远的一个街边小饭店里,在一番推辞之后,刘昀拗不过徐姐的盛情,让徐姐请了客。两个人点了炒菜,主食的饺子,又烤了点肉串,徐姐要了瓶白酒,两个人就边吃边聊上了。

  “哎呀妈呀,你不喝酒啊?”徐姐在喝了一小口酒之后,一脸差异的问着刘昀。

  “不喝,真不能喝,半瓶啤就倒了。”刘昀吃着串笑着对徐姐坦白道。

  “拉倒吧,大老爷们真一点酒不喝?我不信。”徐姐一边吃着饺子一边说着。

  “哎,徐姐,儿唬一点,真一点都不喝,整不了。”刘昀一边把竹签上的肉拿筷子弄下来,一边正儿八经的神情对徐姐说着。

  “哎,那你真不错,不像我们家那位,唉。”徐姐说到这,又喝了一口酒。

  “乍地了?姐夫喝酒啊?那我不喝不代表喝酒不好啊,喝点酒也没啥吧。”刘昀放下筷子说着。

  “不是,你不知道,你姐夫那逼德性样儿,操,是个酒懵子,逮着那逼玩意儿就猛惯。哎,以前都让大夫说过,少喝少喝,不听,谁劝都不听……哎呀,操…”徐姐本来是数落着自己老公的不是,但说着说着,借着酒劲,粗口也脱口而出,说到最后一个“操”字的时候,感觉太不好,又把后半句话咽下去了。

  “…天天喝,冬天还少点,这一到夏天,哎呀妈呀,天天喝,也不管和我闺女了,老他妈愁人了,唉…”徐姐一边说着,一边把杯里剩下的喝了。

  “那也没事儿,喝多了回家不闹,老老实实睡觉也凑合了。”刘昀感觉接下来要成为一个诉苦大会,所以也做好了倾听的准备了。

  “…不是,回家是不闹,但是吧,那个,哎,就是我…唉,算了,不说了,来,来来,吃着,别光听我白唬。”徐姐比划了几下,又欲言又止,脸稍微涨红了一点,又摆摆手招呼刘昀吃东西。

 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一阵子,酒足饭饱之后,刘昀和有点醉意的徐姐走在路上,刘昀坚持送徐姐回家,徐姐推辞几句之后也就没再说什么,因为时间已近十点多。当刘昀送徐姐回到楼下之后,徐姐便让刘昀回去了,刘昀看徐姐已经安全到家,便折返回家了。

  接下来几天似乎印证了徐姐的话,徐姐真的是主动留下做收尾的工作。同事们都当然欣然应允的觉得这挺好,但只有刘昀每次都留下帮着徐姐把活儿都干完才走。不是刘昀品德多高尚,是回家后想操逼的念头实在是难熬,不如在单位累点回家直接吃饭睡觉来的省心。

  后来有天,在徐姐下午有事提前下班后,收到了一个快递包裹,一看地址,是徐姐的包裹,于是刘昀觉得下班也没什么事,不如给徐姐送去。于是下班溜达着去徐姐家。在路上,坐着公交车,在最后排刘昀端详着盒子,闲来无事的看来看去,拿到手里晃了几下,里面似乎没什么声音,刘昀也没多想。

  等到了徐姐家,一开门,让刘昀有点窒息的就是迎面穿着宽松T恤的徐姐,虽然是宽松的T恤,但胸前两颗雪白的大肉球,已经从领口初现端倪,而且徐姐没穿乳罩,胸前两颗大大的凸点,像是大葡萄粒一般的大奶头,牢牢的吸引着刘昀的眼球,在徐姐一动的情况下,胸前两颗大肉球也立刻跟着晃动,两个凸点的奶头让刘昀一眼又一眼的看着。

  “来,来,进来,刘,没啥人,就我自己,穿随便了点,不好意思啊…来,你先坐着,我换个衣服啊。”徐姐似乎察觉了异样,快速转个身对刘昀说完,走进屋里。

  “那什么,没事儿,姐,我上个厕所啊。”刘昀说完,问好了徐姐厕所的方位,快步走进厕所,等进去了才发现,自己下面明显凸起来一个大鼓包,肯定让徐姐看着了,刘昀第一时间这么想,不过想到徐姐刚才两颗凸点的大肉球,却怎么也平复不下来焦躁的心情了。

  等刘昀手伸进自己裤裆里摸到已经撅起来的大鸡巴时候,眼睛一扫一下子发现在淋浴喷头下面墙边的洗衣篮里,是一堆脏衣服,看着是徐姐的,上面赫然放着乳罩和内裤,刘昀再也忍不住了,快步走过去,抓起徐姐的乳罩闻了闻,又打开内裤包着肉唇的部分,看到了湿了又干的痕迹。

  刘昀在手里把玩抚摸了很久,最后还是打消了在这打飞机自慰射出来的念头,又把大鸡巴塞回裤裆里按了按,然后没事儿似的走了出来,徐姐招呼着刘昀坐下,然后返身去了厨房拿水果,刘昀坐在桌子边,看着徐姐快步走去了厨房,心里还是想着刚才在手里玩弄的乳罩和内裤。

  这时候徐姐早已换成一件深色,前胸部位重点遮挡的女士夏季时装,和刘昀坐在桌子面对面的位置,和刘昀闲聊着。刘昀询问起快递的东西,是不是得拆包先看看损坏没损坏,什么的,徐姐赶忙应承着不用,结合徐姐脸上有点慌的神态,再想想在车上时候,快递外包装上什么都没标注没写的样子,心里已经猜到八九,更是要坚持面对面拆包检验。

  在刘昀坚持下,徐姐拿来包裹,只拆开了封口,打开装样子似的翻了翻告诉刘昀没事,就打算收起来,刘昀一边说着借我看看这样的话,一边一把抢了过来,在徐姐抓住自己胳膊没拦住的情况下,一把拽了出来。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女用自慰器,一个大鸡巴的模型。

  徐姐楞了几秒,然后抢了过来,带着愠怒的口气说了刘昀几句,刘昀知趣的道歉了几句后,草草的离开了。

  之后几天,刘昀和徐姐都互相有默契的不说话,一直到某天晚上八点左右,刘昀接到了徐姐的短信,先问了问刘昀是不是生气了,这几天都不和她说话了,刘昀也立刻回复着说类似没有,不是那样,劝徐姐别多心这类话。 徐姐回复了几条长的短信,上面大概婉转的解释了下自己这也是生理需要等等,刘昀看着这些文字,思索了一下,给徐姐打了电话。

  当徐姐接了电话,刘昀问了问徐姐是不是自己的时候,刘昀在电话里静默了几秒,之后脱口而出一句“徐姐,我想操你,现在就想操你!”的话,之后,电话里都静默了。

  “……那什么,徐姐,我喝酒了,胡说八道,别在意啊,我……”刘昀说完之后感觉有点后悔,刚想解释下。

  “…你现在过来,打车过来吧。”徐姐说罢,电话就关掉了。

  刘昀二话没说,套上了外裤,连内裤都没穿,随便抓了件T恤就套上,出门打车直奔徐姐家,等上了楼,一开门,映入眼帘的是穿着那天凸点的T恤的徐姐,下面什么没穿,只穿着内裤,等把门一关,刘昀被徐姐一把抱住,刘昀也顺势抱住了徐姐,只听见了徐姐重重的喘息声。

  两个人这样抱着持续了几秒,徐姐像着魔了一样,把刘昀拉到屋子里的大床上,抱住刘昀和刘昀亲在了一起。自己的舌头疯狂的向刘昀的嘴里进攻,舌尖不停的点着刘昀的嘴里,牙龈,牙齿,舌头的部分,等着和刘昀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的时候,已经难分难解了。

  在湿热的舌吻同时,刘昀和徐姐也在互相给对方脱着衣服,互相传递着对方重重的喘息声,屋子里弥漫着隐秘的气息。没几下,刘昀就让徐姐按倒在床上,大鸡巴直挺挺的撅了起来。

  “徐姐,憋多久了,这么疯狂。”刘昀两个手肘支撑在床上,稍微立起点身看着下面抓住自己大鸡巴不松口,疯狂吸吮吞吐的徐姐。

  “呼呣…呼呣…小逼崽子…你再不主动姐就要疯了。”徐姐依依不舍的吐出嘴里本来正在大口吞吐的龟头,眼睛微微眯缝着对刘昀说。

  “乍地啊,之前你也不说,我也不知道你啥意思啊。”刘昀一边说着,一边拽过几个床上的枕头依靠在背后,舒舒服服的靠着,手倒出空闲来,放在身体两边。

  “你可真能熬…我也没想到你这么能装。”徐姐嗔怪似的笑了笑,轻轻捏了下湿漉漉的龟头,转而立刻低下头,又大口大口的吞吐了起来。

  “呼…真鸡巴舒服…徐姐…舒服…真得劲…”刘昀看着徐姐卖力的吞吐着自己大鸡巴,嘴里不由得说了出来自己的感受。

  “不行了,不行了,下面都湿了,快,不行了,得操我。”徐姐又吸吮吞吐了一阵子之后,一边焦躁的说着,一边上来,跨坐在刘昀身上,扶着大鸡巴的龟头对准肉唇中间后,慢慢的坐了下去。

  徐姐一边粗重的长长出了一口气,一边前后慢慢挪动磨蹭了几下,等向前扶住刘昀的前胸后,自己屁股开始上下动了起来。

  “哎呀!哎呀!…啊!啊…真舒服…太舒服了……”徐姐就在刘昀脸前面不远处,闭着眼睛,自顾自的享受着来自下面大鸡巴的冲击,刘昀也感觉到下面热乎乎的肉穴中也有淫水在渗出。

  “啊!啊!老弟!老弟别…慢点…啊!啊!…”在徐姐自顾自的享受中,刘昀支撑好自己的身体,下面开始向上迎合的顶,大鸡巴一下一下猛顶徐姐肉穴的深处。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姐来了…姐来了…哎呀!哎呀!我操!我操你妈了逼的!……”徐姐在猛烈的冲击下,双手转而抓住刘昀支撑起来的肩膀,慢慢的从单纯的呻吟,变成喊叫,最后变成放肆的谩骂。

  “操你妈的,你个老骚逼!撅着腚,操你妈的!”刘昀这样冲刺了一会后,使劲捏了一下徐姐的大奶子,徐姐马上翻身下来,规规矩矩的撅好了屁股。

  “嗯!嗯嗯!唔…唔!唔!嗯!嗯!…顶死姐了!…老弟这大鸡巴顶死姐了…啊!…”徐姐伴随着刘昀一下一下用力的冲击,大声喊叫着,屋子里充斥着徐姐淫荡的浪叫,刘昀听着这淫荡的叫声,感到非常刺激。

  “老骚屄,老骚婊子货,看着,看着!”刘昀发现徐姐斜对面就是一面大的穿衣镜,于是一边说着,一边慢慢扶着徐姐的大屁股转向镜子的方向。

  “啊!啊!我看着!我看着!老弟,姐看着了!别打!别打了…”徐姐双手撑着床,抬起头,看着自己被身后这个老弟的大鸡巴猛操下的淫荡模样,感觉到了一丝丝兴奋。

  “操你妈的,真他妈骚,真鸡巴浪,看着自己发骚发浪过瘾不。”刘昀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镜子里,徐姐被自己拽起的上身,两颗大肉球上下来回大幅度的甩动,两颗大奶头早就直挺挺的凸起。

  “过瘾…过瘾…太爽了…老弟,操死姐得了,别让姐再自己抠了…你操,你想乍操就乍操,姐让你玩,让你往爽了玩…嗯…嗯…啊啊…”徐姐在被刘昀一次次的冲击下,断断续续,带着些许哭腔说着这些淫词浪语。

  “操你妈逼,操你妈逼,操!操!操!!……”在刘昀卖力的冲刺和用力的低吼之下,徐姐躺倒在床上瘫软在床上,大口大口喘着气,凌乱的短发下潮红满脸。

  “妈了个逼的,射你嘴里,张嘴,快鸡巴张嘴!”刘昀一边套弄着自己冲刺的快要喷射的大鸡巴,一边拽过徐姐的头发。

  “啊,啊,射姐嘴里,都射进来,姐都吃了,给你…吃了!啊!啊!”徐姐顺从着接在刘昀的胯下,大大的张开了嘴,任凭刘昀的精液肆意的喷射冲击着自己的嘴和脸。

  等着疯狂褪去,徐姐和刘昀躺在床上,两个人都在喘着,相视无语了一会后,都噗哧的乐了出来。

  “完了,完了,这要让邻居听见可咋整。”徐姐做起来,一边扯过纸巾擦着下面,一边转过头笑着对刘昀说。

  “姐,真舒服,真太舒服了!”刘昀笑着摇着头,不由得竖起来了大拇指,徐姐骂了句不正经。

  “去边儿呆着去,这射了我一脸,真恶心人。”徐姐站起来,拿着纸巾擦着脸上和嘴边的精液,虽然是说着恶心,但神情和神态上丝毫不见厌恶之意。

  “干啥去啊。”刘昀看徐姐一边擦着一边往门口走,顺嘴问道。

  “给你做点吃的,咱俩吃点,后半夜你别也别想睡了,嘻嘻。”徐姐扶着门框,一边捏了下自己的大奶子,一边对床上要下地跟来的刘昀说着。

  “哎呀妈呀,徐姐饶命!”刘昀双手抱拳,调侃道。

...........